橘色

在今年圣丹斯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的电影《橘色》(Tangerine)于7月10日登陆美国院线。《橘色》在圣丹斯电影节的一众劲敌中强力突围,堪称黑马。影片讲述了在好莱坞不那么光鲜的角落里工作的变性工作者的生活,人物性格冷酷、有趣、不愿受制于人。

关注这部电影主要是因为它全程用 iPhone5s 拍摄而成,因为我本身也很喜欢摄影,而且并没有什么闲钱去买高端的摄影器械,而且以往也都是用 iPhone 或是单反相机来拍摄(废机器请不要学我),所以想来学习一下导演的低成本拍摄方法,运用软件来优化,后期制作等。

拍摄器械与细节在此网站可查阅:
How one of the best films at Sundance was shot using an iPhone 5S

懒得翻译我就挑重点,有兴趣可以自己戳开看。

设备:

  1. iPhone 5s(拍摄时一共三只手机,即3机位)
  2. Steadicam(稳定器 - 最便宜的amazon上搜索结果71.99美刀)

    “手机太轻、太小了,所以无论你的手有多么稳,都难免会晃动,这可不好。”贝克说,“所以需要一台摄影机稳定器来稳定画面。”

  3. Moondog Lab变形适配器镜头(膨胀为宽屏再后期缩放)现在已有6和6s的镜头。这些镜头只是原型产品,由Moondog Labs开发。

    贝克表示,正是得益于这些镜头,才最终呈现出了电影银幕上的效果。“说实话,如果没有这些镜头,这部影片根本拍不成。”他说,“有了它,才真正有了电影的效果。”

使用应用:Filmic Pro(文章内写8美刀,现在已经涨到人民币68元),这是一款专为iPhone摄影打造的程序。它能提供 4 倍缩放与完整控制功能、焦距与曝光、帧率与白平衡。 此外,FiLMiC Pro还有各种专业工具,例如音频仪、光暗分布图与长宽比叠加。

宽屏设置为:2:35:1。

电影的灵感来源

《橘色》幕后那不同寻常的创作流程并不仅限于它的镜头。贝克家住圣塔莫妮卡林荫大道附近的一个破败的街区,那里的名声向来不好。但不远处的一家甜甜圈店却令他格外着迷。“那是一处喧嚣的所在,吃甜甜圈时总会出点事情。”他说,“所以我希望拍摄一部有关‘甜甜圈时刻’的影片。”

于是,他与创作搭档克里斯·柏格奇(Chris Bergoch)一起来到了附近的LGBT(同性恋、双性恋及变性人)中心,他们在那里见到了米亚·泰勒(Mya Taylor)。米亚是个很有抱负的歌手兼演员,她又把贝克和柏格奇介绍给了自己的室友奇奇·吉塔妠·罗德里格斯(Kiki Kitana Rodriguez)。

这两位女性开始讲述这个街区周围的各种故事。“大家都喜欢打听戏剧性的故事,尤其是电影人。”泰勒说。期间,她们恰好提到了附近的一件事情:一位变性女听说自己的男朋友与另一个女孩(在《橘色》中,他们将天生就是女性的人称作“真鱼”)有染后怒不可遏,决定报复那个女孩。于是,贝克和柏格奇找到了灵感,最终一同创作出了《橘色》的剧本。

这部用iPhone拍摄的圣丹斯参展影片就这样诞生了:它的出现完全出人意料,它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,而它所呈现的故事则是传统大型制片公司根本不会触碰的角落。

当然,《橘色》并不能称得上完美。它最后三分之一的内容推进得过于缓慢,而在“甜甜圈时刻”掀起的高潮也远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。

但在这样一个充满成熟的故事片和坦率的纪录片的电影节上,它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奇迹:只用一部550美元的手机,就在大银幕上呈现出一部宽屏电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