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 2016.6.7

今天是2016年6月7日。

昨晚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醒来才发现忘掉了大半。

有些失落,因为我有一直把梦境记在 Day One 的习惯。

凭借肌肉记忆打开RSS,阅读几条之后才记起今天是高考的日子。

昨晚跟爸妈视频时,他们还说要陪着我表弟去高考。

正如当年陪着我去高考一般。


我想起了四年前的夏天,那天下着大雨,我答完语文后,冒着雨冲出来,看到了打着伞在雨中等我答完题的爸妈。
我们一路狂奔回家,在高考前为了图个吉利,我买了人生中第一双“钩子”,那天中午,人生中第一双“钩子”直接被泡汤。

也因为我在家族中,这辈人我岁数最大,而且我的花钱习惯非常良好,从不在穿上多花钱。

所以这次表弟继承我的优良传统,前几天也买了他人生第一双钩子。

今天目测穿着钩子上阵了。


下午考数学,那是让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可惜的科目。

我还依稀记得那年的命题人是“葛军”。

当年还是QQ空间的时代,我们可没少骂过他。

考完出来,天空已经放晴,出校门时一脸懵逼,不过由于内心过于强大,虽然知道数学考崩了,但是还是一脸微笑地走出了校门。

爸妈在门口等着,一看,诶,笑了,看来考得不错啊。

旁边的家长们也如是说。

走到半道,一看没人了,我说,考砸了。

但是为啥刚刚在笑呢?

根据大学四年的轨迹来看,当时的笑有两种原因的:

  • 怕爸妈担心,导致他们心情不好。
  • 装逼。

然后数学成绩下来,97(150),果然不出所料。


而第二天的考试我已经记不得。


我曾经想开发一款软件,就是帮助刚高考完的弟弟妹妹们能跟 Face To Face 地交流,让他们能够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选择自己满意的高校,且完全免费,因为我相信愿意分享的人不会少。

这款软件因为种种原因我只做成了一半,现在也还在我的 OmniFocus 的项目中无限搁置。

因为当时爸妈抱着那两本厚厚的志愿书看了一月有余,且完全没有专业介绍,上面很多大学写的王牌专业都是新开的,没有人报名,因此想让刚考上大学的一无所知的学生们报名。

这是信息不对等的体现,因为在这个信息论,系统论,控制论的年代,谁掌握更多的信息,谁就在社会中处在更高的地位。

所以我们一直致力于信息对等,让学习最大可能的熨平阶级和阶级之间的信息鸿沟和贫富差距。


思绪就像导图般扩展,收不住尾,这是个好习惯,因为我们需要创新力。

但这种行为不能放在阅读中,因此如果刚上大学,一个 Kindle 还是挺重要的。

一直用微信,QQ不怎么上,有需要的可以通过我的手机号添加。


我在个人网站上的介绍如下:

  • iOS&OSX 开发者。
  • 北京化工大学生物工程学士。
  • 爱美剧,爱三体,爱装逼。
  • 喜欢圆脸型的女生。
  • iOS&OSX PowerUser。
  • 就职于教育行业。

没事多装逼,装逼是人类进步的阶梯。

因为对于我这种爱装逼的人,你装出去的逼自己要圆回来。

所以装逼让人进步,因为都不想被打脸。

种种因素,种种原因,会让我们的内心强大如壁垒。


最终将成为,你全力以赴也打不倒的男人。


写在高中毕业,也是我们大学毕业的时候。

结语一句:

当时即现在。

但现在不是未来。